路灯

迅雷区块链业务“迷途”

更新时间:2022-01-08

  www.nmgia.cn。区块链的出现让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迷失已久的迅雷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这家公司决定All in区块链,进而深耕云计算市场。

  “迅雷本质就是一个P2P技术起家的、去中心化的互联网公司,从基因上讲,迅雷做共享计算才更有机会比别人成功”,迅雷CEO陈磊曾经表示,和其他企业B2C的路径不同,迅雷希望借助区块链技术走出一条与众不同的C2B路径。

  沿着这一思路,自2017年起,迅雷先后推出了面向家庭用户的私人云盘“玩客云”,以及为广大企业提供边缘计算、函数计算、CDN业务的云计算解决方案的“星域云”。在这套体系里,玩客云的重要性毋庸置疑,上百万用户使用的玩客云、赚钱宝(迅雷开发的另一种私人云盘)形成了覆盖全国各地的上百万个共享节点,为星域云提供了廉价的计算成本。

  对迅雷来说,维持玩客云的运转是一件成本低廉的事情,只需要按照每天每台机器贡献的工作量提供奖励“链克”即可,链克可以兑换成“视频网站会员”、鼠标等虚拟物品或者实物。

  然而在一年之后,这一看似完美的链条逐渐产生了裂痕。玩客云产币量下降、链克本身的价值缩水、矿机损耗加剧,让越来越多的用户产生不满并退出,即使一些拥有成百上千台机器的大矿主也顶不住压力,加入维权的行列中。

  一位行业人士认为,玩客云面临的问题不是简简单单的用户维权的问题,由上百万个玩客云组成的用户网络也是迅雷区块链和云计算业务的发展基础。当越来越多的玩客云开始关机的时候,迅雷的区块链业务根基可能面临动摇。危机正在蔓延。

  几个月前,颜东亚(化名)和其他几个人一起组建了一个维权群,他没想到的是,这个群后来竟然涌入了500多人,“玩客云遇到烦了”,他说。

  “玩了一年半,亏了20万”,颜东亚自嘲,即便对他这样一个IT工作者来说,20万也不是一个小数,然而和别人比起来,他的这点亏损根本不算什么,“亏损上百万的都很多”,而这些人大多是矿主。

  事实上,用户们对玩客云的不满已经不是一两天了,在微博、qq群、微信群等社交网络上类似的情绪发酵已久。

  引起众多用户不满的主要原因是玩客云产出的“链克”价值不断下降。交易网站显示,从去年11月份至今,链克的交易价格从一块钱跌到了三、四毛钱。由于玩客云本身产币量不高,每天也就产一两个币,算了算电费、网费、机器的成本之后,很多人觉得不划算。

  当卖链克越来越没有赚头之后,很多人打算将链克兑换成虚拟物品或者实物,但是渐渐地,他们发现,这些东西开始涨价,而且经常没货。比如,原来几个链克就可以兑换成的迅雷会员月卡现在需要几十个链克,50元的京东e卡点击兑换后显示系统正在服务升级。兑换之后很多商家发货也较慢,“在链克商城兑换的鼠标,已经三天了一直显示未发货”。一位用户表示,在玩客云的论坛上,一个提交商城订单问题的帖子回复多达17页。

  迅雷提供给全天候科技的回应中提到,迅雷已经于2018年9月向链享云公司售让链克、链克商城和链克口袋等业务。迅雷仅保留迅雷链、迅雷链开放平台、迅雷链文件系统(TCFS)等底层技术业务,以及玩客云和基于玩客云网络的共享计算业务。

  “链克商城的价格是入驻商家根据市场情况确定和调整的,正常会有一些正常的波动。”迅雷回应称,具体情况需要咨询链享云公司。

  与此同时,有一些用户反映由于使用玩客云每天上传下载量过大,造成了硬盘的损坏,有人称自己已经坏了四、五块硬盘。

  由于出现种种的问题,不少用户希望退出挖矿,将玩客云作为个人的NAS设备使用,存储一些文件,但要退出的话,“客服要求手持玩客云和身份证的照片才行”。另一位玩客云的用户宋一飞(化名)对此表示不满,“把我们当成罪犯?”

  对此,迅雷解释称,此举的目的是防止恶意退出其他人的设备:“为确保玩客云和申请退出玩客奖励计划的申请人是一致的,并可留存准确的身份信息供相关部门需要时查验。”

  对很多用户们而言,玩客云今日的遭遇是他们之前没有预料到的,仅仅在一年多之前,情况还是完全不一样。

  玩客云是2017年迅雷旗下网心科技推出的私人云盘,但是它的功能又不止于此。按照一些用户的说法,这是一台“矿机”。挖矿的办法简单粗暴——只要24小时开机贡献出带宽即可,你上传的网速越快,获得的“链克”(原名玩客币)就越多。

  “玩客币是基于‘玩客云’智能硬件,依托共享经济云计算和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资产。”按照官方的说法,作为奖励,链克可以兑换成爱奇艺会员卡、京东E卡等200多种商品。

  作为一款能够赚钱的私人云盘,玩客云在预售阶段就喊出了“躺着就能赚钱”的口号,由此吸引来的狂热的用户甚至让淘宝众筹的页面一度瘫痪,筹集金额从原来的10万元,变成了一千多万。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没有2000块钱买不到机器”,颜东亚回忆,在发售的一段时间里,官方售价399元的玩客云在市场上一度被炒到了接近3000元的价格,就算这样依然一机难求。

  玩客云的吸引力来自链克(玩客币)价格的上涨,在短短几个月内,初始币值0.1元的玩客币涨到了最高九元以上,“刚开始发售的时候玩客币的产出量很高”,一位用户称,一台机器每天的收入就能达到六七十元,在如此高回报的情况下,有些人甚至投入重金建起了矿场。

  在京东上,玩客云的评论多达20万多万条,有人算了笔账——“按照10个订单1个评论的转化比例,迅雷这款399元的硬件很可能已经售出超过200万部以上,销售额以10亿计算。”市场流传的另外一个案例是,在玩客云的订货会上,有人斥资200余万现金,买下了5000台机器。

  玩客云的热销,也推动迅雷的股价猛涨。数据显示,在推出玩客云之后,迅雷股价从2017年1月初的3.26美元一度飙升到27美元。

  2017年11月28日,深圳市迅雷大数据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迅雷大数据”,彼时为迅雷子公司)就曾公开指出,迅雷CEO陈磊开展非法发行的玩客币活动,没有使用任何区块链技术,利用非法交易所变相ICO。

  从模式上看,链克和很多虚拟币确实非常相似点,比如总量有限,链克总量设计为15亿个。一定周期后产量减半,官方称每15秒一个奖励区块,约一年后奖励会减半。

  为了避免质疑,2017年12月10日,迅雷玩客币官网特意发布了玩客币相关调整公告,公告指出,“玩客币”正式更名为“链克”。

  除了更名之外,迅雷方面还发布公告称,在迅雷及迅雷合作伙伴开发的应用场景之外,将不再支持大陆用户间转账的功能。不过官方的叫停并没有改变链克通过场外市场进行交易的事实。有用户表示,迅雷名义上叫停了国内版APP的转账,但实际却又留下了口令红包这一缺口。

  2018年1月12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关于防范变相ICO活动的风险提示》,依旧对链克进行了点名,指出随着各地ICO项目逐步完成清退,以发行迅雷“链克”为代表,一种名为“以矿机为核心发行虚拟数字资产”(IMO)的模式值得警惕,存在风险隐患。

  被监管点名之后,再加上币市整体不乐观,链克的市场价格迅速下跌,到2018年6月30日,其价格已经跌至1.86元,眼下按照某场外交易所的价格,则仅有0.3元左右。

  宋一飞发现,今年4月的某一天,京东商城的玩客云全部被突然下架。“玩客云从京东商城下线属于我们正常销售渠道调整”。他从客服那里得到这样的答复。

  然而事情可能不像客服说的这么简单。“下架是受到了用户的投诉,有用户投诉的原因是涉嫌销售未经认证的3C产品”,一位用户对全天候科技表示。他还提供了一份由北京市大兴区市场监督管理出具的“举报受理通知书”。按照该文件内容,有用户举报京东商城销售的玩客云未经3C认证,并且该举报已被受理。

  不过全天候科技发现,除了京东平台,玩客云在淘宝、苏宁等电商平台上依然在正常销售,不过销量似乎不太高。以淘宝为例,其中销量最高的是一款480元的产品,但评价仅有159个,而苏宁上的用户评价也基本上是2018年的内容。

  而在闲鱼等二手平台上,玩客云更是跌成了白菜价,其售价仅有六七十元,其中有些卖家疑似矿场。全天候科技发现,某卖家上传的视频中,房间的支架上密密麻麻摆满了至少上百台正在工作中的机器。

  面对指责,迅雷方面则表示委屈,“我们在售卖、运营过程中多次提醒用户切勿进行炒作、投机等行为”。迅雷方面表示,“如果用户有发现此类违法行为,可向相关部门或我们拨打客服电线

  曾经作为中国互联网用户必备的装机软件,迅雷占据了70%以上的市场份额,拥有4亿用户,网际快车、qq旋风,一个个强敌都被其斩落马下。

  PC时代转型不利的迅雷,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遭遇到更大的打击。一方面,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用户在手机上下载的需求大大的减少,另一方面,随着版权的整治以及“净网行动”的开始,非法、色情、暴力内容开始被屏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用户使用体验,很多原本付费的会员不再续费,数据显示在2014年第四季度,有35万名会员暂停了付费。

  2017年Q4,迅雷总收入为8240万美元,其中,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IVAS”)收入为5,190万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431.6%,环比增184.1%。IVAS即订阅和广告以外的云计算和服务组成。到了2018年Q1,云计算及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营收同比增长316.4%,达到4810万美元,在迅雷整体营收中占比61%。2019安徽省考选调生考试宿州考点地图及公交路